咨询热线:18923222238

佛山顺德知名经济合同纠纷律师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合同新闻

村级工业园旧貌换新颜

2018年10月10日  佛山顺德知名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  http://www.fssdlshaz.com/

在南海区大沥镇沥北湖马工业区,一次“脱胎换骨”的改造正在进行。过去,该工业区厂房多为低矮破旧平房,产业形态相对低端。这两年,工业区采用分期滚动开发的方式“拆旧建新”,改造成效明显。“目前1号楼的5层工业大楼里,三楼和五楼已被电商企业租满。据了解,某互联网公司有意租下一楼和二楼的全部场地。”沥北经联社相关负责人说。

过去,“村村点火、户户冒烟”的工业发展模式成为佛山经济腾飞的动力。如今,全市现有村级工业园区面积约占全市工业用地面积的80%,产出却仅为全市总量的20%。对佛山而言,村级工业园改造迫在眉睫。

今年,佛山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重要抓手,大力实施“七大工程”,提出要“3年见成效、5年大提升、10年根本改变农村面貌”,努力探索一条高度城市化地区农村再发展、农民再致富的佛山特色乡村振兴之路。

“农村必将成为佛山未来大改革、大发展的崭新空间,成为大显身手、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。”在佛山市乡村振兴工作会议上,佛山市委书记鲁毅表示,要以问题为导向,跳出农村看农村,把农村问题放在改革发展全局去统筹推进。

打响攻坚战

南海、顺德成改造“主战场”

走进南海区九江镇上东工业园,两栋崭新的大楼矗立,只待企业迁入。就在2017年以前,这里还是一大片低矮简易厂房,车间里不断生产着五金、塑料和纸箱。

“以前园区内有着10多家小型企业,大多是能耗高、产值低、污染大的企业。”回顾过往,南海区九江镇上东社区经联社社长明海波不胜感慨。上东工业园总面积52.4亩,有着近30年的历史。“当时经营环境相对较差,即便不进行改造,每年都需要投入不少费用进行维护和修补。”他说。

2015年底,上东工业园纳入南海区村级工业园改造提升示范项目,并由九江镇公有资产管理办与上东经济联合社共同合作开发。如今,园内现有破旧厂房已全部拆除,第一期即将完工。“项目建成后将引入高产值低能耗少污染的产业,预计首年租金收入约500万元,为原来租金收入的5倍多。”九江镇公资办资产经营管理部副主任谭宏生说。

这场村级工业园改造的“旋风”也已在顺德席卷开来。5月18日,顺德乐从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现场会在上华工业园举行。

接下来,乐从将与美地置业合作建设上华智能智造产业园,以高端智能装备制造、机器人产业、生物医药等产业为主要方向。建成后,产业园将实现亩产税收增长超25倍。

当前,佛山正努力探索一条高度城市化地区农村再发展、农民再致富的佛山特色乡村振兴之路。而村级工业园改造则成为重要抓手之一。

如今,佛山有村级工业园超过1000个,其中南海区、顺德区的数量较大。因此,顺德与南海成为全市村级工业园改造的“主战场”。

“要把村级工业园改造作为党委政府的‘头号工程’。”今年1月,顺德区第十三届党代会三次会议提出,要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,推动镇村新一轮振兴发展、高质量发展。

三年筹集不少于300亿元资源投放,完成5万亩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。围绕这一目标,顺德各镇街纷纷展开行动,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进行得如火如荼。

而南海早在2017年1月就提出了“升级工业园、建设新都市、发展新经济”工作部署,将村级工业园整治摆在突出的位置。

根据《佛山市南海区深入推进村级工业园综合整治2018年行动方案》,南海村级工业园改造升级试点项目由2017年的33个增至60个,总面积超过2.4万亩,计划总投资687.26亿元,累计已投资13.56亿元。

改革再出发

为城市发展释放新空间

回顾过去40年佛山的发展,农村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。

改革开放之初,佛山就成为以深化改革推动农村发展的先行地。早在2003年10月,佛山就率先寻找解决“三农”新问题的良策,并于2004年出台了《关于加快农村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产业化建设的决定》,这被认为是佛山农村大规模工业化的标志性事件。

此后十多年内,佛山形成了1000多个村级工业园,一方面农村集体经济收入得以显著提升;另一方面社会管理、生态环境等一系列问题也随之产生。2018年佛山市乡村振兴工作会议就指出,“部分农村‘城不像城、村不像村’,管理乱、环境差,严重制约城市形态现代化。”另有数据显示,全市现有村级工业园区总面积207平方公里,约占全市工业用地面积的80%,产出却仅为全市总量的20%。

当前,佛山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和粤港澳大湾区加速发展的关键期,如何寻求新一轮发展空间答案正在佛山各农村中悄然显现。

在桂城街道夏南二社区,旧钢铁市场上诞生了都市型产业园区——天富科技城。目前,天富科技城已完成一期2、3号楼建设验收,吸引新能源汽车检测、机器人、医疗器械、传感器等领域18家科技型企业进驻,预计年产值3亿元。

距离广州芳村6公里,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水头工业区内,旧日的铝型材企业厂房被重新修葺,摇身变成全球化的工业3D打印创新平台。6月16日,广东3D打印公共服务平台—惠普3D打印批量化制造中心在这里正式开放运营。类似天富科技城、水头工业区的案例,每天都在佛山上演。

为统筹规划全市村级工业园改造,佛山选择从全局设计和体制构建上深化改革,以此带动生态与经济效益双提升。

根据《佛山市关于实施村级工业园综合提升工程的行动方案》,佛山将建立基础台账,实现统一管理。具体而言,将补充完善农村集体资产、园内企业等信息,整合环保、安监等部门数据,并纳入全市统一的信息化平台管理。

佛山提出,到2020年,全市村级工业园综合提升的体制机制、配套政策应基本完善。届时,将建成一批主题鲜明、配套完善的产业园区,示范引领全市村级工业园综合提升。

跳出农村看农村

“七大工程”推进乡村振兴

“佛山大部分农村不再是传统意义的农村,而是典型的‘城中村’‘镇中村’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我们必须跳出农村看农村,从佛山发展全局去考虑。”对于佛山农村现状,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区邦敏作出如是判断。

作为制造业大市,佛山城镇化率达到95%,农村集体总资产约占全省20%。“佛山的城镇化水平较高,与其他地区还不太一样”。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刘奇认为,基于这一现状,佛山要实施的并不是单纯的乡村振兴,而是城市蝶变。

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姜长云认为,佛山乡村振兴的本质,应当是从城市角度解决乡村问题。“佛山需要深刻认识到,当前城乡关系已经深度融合,可以考虑在城乡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构建上更进一步。”

今年,佛山制定了《中共佛山市委、佛山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意见》和7个具体行动方案,提出了佛山乡村振兴工作的“时间表”与“路线图”。

根据《意见》与7个具体行动方案,佛山将大力实施农村基层治理、乡村生态提升、乡村规划建设提升、绿色优质农业发展、村级工业园综合提升、农村集体经济转型发展以及乡风文明建设等七大工程。到2050年,全市乡村将全面振兴,实现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总目标。

接下来,佛山将以党建统领全局,以体制机制改革为抓手,全面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。同时,以村级工业园区整治为突破口,全面推进人居环境综合提升,促进农民群众增收、生态环境优化。

“从当前佛山农村实际情况来看,近期要突出抓好组织振兴和生态振兴。”鲁毅要求,各级党委、政府要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事关改革发展全局的系统工程,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,按照“3年见成效、5年大提升、10年根本改变农村面貌”的要求,拿出实实在在的工作措施,推动各项任务落到实处、见到实效。

■关注

挺进大西南:高铁上的佛山企业

“目前入驻园区的陶瓷企业,超九成来自佛山。”藤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黄国策介绍,自2009年,看准东部省市“腾笼换鸟”的机遇,藤县派出多支招商队伍赴广东等地“淘金”。此后,一批佛山陶瓷企业陆续来到这里“开疆拓土”。

沿着贵广、南广高铁一路前行,佛山企业家的奋斗身影随处可见。在贵州遵义,佛山金兰集团已累计创造上千万元税收,解决了近千人就业;在广西南宁,来自佛山的澳益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做起了高值鱼养殖产业,主打产品澳洲淡水龙虾已卖到80元/斤……

自2015年首届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联席会议在佛山举行以来,粤桂黔三地之间城市交流、商贸往来持续深入。瞄准高铁经济带商机,一批又一批佛山企业“乘着”高铁走出广东,挺进大西南。

从无到有佛企“向西”加速产能扩张

“接下来,这里将有7条生产线投入运营。基地完全达产后,年生产能力最高可达5000万平方米,年产值18亿元。”广西欧神诺陶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殷晓春说。

随着佛山加快新旧动能转换,陶瓷这类资源型产业的转移是大势所趋。殷晓春说,因此,继佛山、景德镇两大生产基地后,欧神诺陶瓷开始寻找第三个生产基地。

在综合考虑了营商环境、交通等因素后,欧神诺决意落户梧州藤县的中和陶瓷产业园。这个产业园距离高铁藤县站仅3公里,但四周满是绵延的土坡和树林,鲜有民宅。有意思的是,尽管位置有些偏远,但停在园里的车辆过半都挂着佛山牌照。在产业园中一条建于2014年的商业街里,欧神诺、科达洁能等佛山品牌随处可见。

黄国策介绍,从最早一批的瑞远陶瓷、金舵陶瓷,到近期入驻的欧神诺、蒙娜丽莎,越来越多佛山陶瓷企业将藤县作为产能转移的目的地。

“据不完全统计,梧州市承接产业转移的项目60%来自粤港澳地区,其中不锈钢、陶瓷产业完全由广东地区转移过来,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。”梧州市副市长徐文伟说,通过梧州、佛山两地陶瓷协会的合作,众多陶瓷企业纷纷从佛山转移至梧州,其中藤县的陶瓷产业发展成效尤为突出。如今,藤县中和陶瓷产业园被当地媒体称为“南国新陶都”。

类似陶瓷产业与陶瓷企业一样,不断向西拓展进行产能转移的,还有佛山的铝型材企业。自2008年起,佛山金兰集团开始在贵州布局电解铝项目,成立当地子公司遵义伟明铝业有限公司,目前,已累计为遵义地区创造上千万元的税收,解决了当地近千人的就业问题。

俗话说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。高铁的开通,拉近了粤桂黔三地的心理距离,人才、信息、技术、资金、物资等生产要素加速流动,带动相关产业梯度转移。在此过程中,从珠三角到泛珠三角腹地,一批佛山企业沿着高铁不断向西“开疆拓土”。

优势互补高铁架起对口扶贫路

从藤县继续西行两个多小时,南宁上林县青翠的大明山脚下,一群来自佛山南海的澳洲淡水龙虾在此生长。

“今年,我们在上林县养殖的澳洲淡水龙虾,因为品质很好,塘头收购价已经达到每斤80元左右了。”澳洲淡水龙虾养殖方——广西澳益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健明介绍,“如果是餐桌价,大约每斤200元。”

潘健明来自素有“中国淡水鱼苗之乡”之称的佛山南海九江镇,在九江,鱼苗年产量超过1220亿尾,渔业产值超过9亿元。

但在土地资源日益紧张的佛山,九江的水产企业和养殖户,若想继续扩大生产规模,就必须另寻他处。这与拥有着优质水资源,希望发展产业脱贫的上林县,一拍即合。

2015年,佛山南海区九江镇河清社区设立了“粤桂两省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训基地”。

“三年前,九江基地的扶贫志愿者在考察中,发现上林拥有优质的水资源。”高州市委常委、挂任上林县委常委、副县长吴益东介绍,此后,南海的企业家们就将澳洲淡水龙虾、黄骨鱼、桂花鱼等高价值的水产,带进了上林。

2016年,由粤桂九江培训基地牵头,组织广东、香港四家水产龙头企业,合作投资成立了广西澳益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“上林水源+佛山技术”的高值鱼养殖项目正式“落户”山沟沟。

目前,该项目在上林已拥有2个澳洲淡水龙虾养殖示范孵化基地,带动全县发展菜虾套养、鱼菜共生,高值鱼养殖达3000亩,带动20个贫困村集体经济增收。

携手共舞七大联盟深化三地产业合作

如今,通过“向西走”,越来越多的佛山企业正在开展优势互补的产业合作,越来越多的城市或地区希望通过粤桂黔合作,增强本地产业发展势能。

“未来,我们将和佛山进一步深化陶瓷产业合作,通过佛山陶瓷协会和藤县陶瓷协会的合作桥梁,建成集陶瓷生产和陶瓷配套服务为一体的高标准陶瓷专业园区,继续将藤县陶瓷产业做强做大。”徐文伟说。

如今,一批由市场主导、政府搭台的“产业联盟”,正在成为联结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的强有力纽带。

2016年12月,粤桂黔高铁经济带促进民间投资大会上,成立了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农业产业合作联盟、粤桂黔高铁经济带中小企业综合征信联盟、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旅游产业联盟、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民间资本联盟、粤桂黔陶瓷技术联盟、粤桂黔铝型材供应链联盟、粤桂黔家具采购联盟7个跨区域合作联盟。

截至去年,仅粤桂黔家具采购联盟,就推动了南海区家具企业强化桂黔原材料采购合作,2017年实现采购额达到5亿元,不仅加快了供货速度,更使采购成本降低了5%左右。

粤桂黔农业产业信息发布中心,目前已收集联盟企业226家,价格信息达3347条,通过数据展示和分析,协助优化农业生产资源配置,构建“互联网+农业产业发展”新模式。